作家網

首頁 > 自由詩 > 正文

回鄉的方式(組詩)

回鄉的方式(組詩)
 
作者:安琪
 
《清明之夜》
 
“醉也是一種病”,我爸爸突然從地底下探出頭
他借助我的口說出這句話

我的一天兩頓酒的爸爸
一輩子在病中
這一生你喝酒吐酒喝酒吐酒吐掉了
大半生
當我在清明之夜懷念你
腦中浮出的竟然是你醉醺醺的形象
仿佛流氓地痞的形象
親愛的爸爸
你沒有遺傳我你的嗜酒但你把你握過幾年的筆
遺傳給了我
你用這支筆寫出的文章上過《解放軍報》爸爸
如果你不著急復員回鄉娶你嬌美的妻子
我的媽媽
你的筆會帶你走向一個怎樣的天地但你終究回到老家
成為龍溪機器廠的一枚螺絲釘
你混入了吃喝玩樂的隊伍一生就這樣
荒廢
如今我接過你的筆像你執迷于酒一樣執迷于寫作
爸爸,文字也是一種病
我已病入膏肓
 
2018-4-4
 
《1975,南山寺》
 
妹妹是黑白的
姐姐是黑白的
她們在大雄寶殿右側的那株槐樹下

笑容燦爛
是彩色的
那一年父親和母親尚還恩愛
父親借來一臺相機
相機是黑白的
膠卷是黑白的
自行車馱著一家人
自行車真了不起
后座媽媽
妹妹在媽媽懷里
前面車桿是我
一條路從漳州茶廠一直修筑到
南山寺
我們沒有讓這條路白白修筑
我們被永久牌自行車馱著
從漳州茶廠
來到南山寺
只為了把彩色的笑
留在
黑白時代里。
 
2018-4-7
 
《北廟新村》
 
媽媽回來的時候
我正在陽臺看書,媽媽下班
從漳州茶廠走路回來
走過水文地質隊
走過玻璃制造廠
走過一個半小時疲憊的路程
來到我看書的陽臺
好的媽媽,粥已煮熟,我要去
空一空,我要去
空一空
我迅速下樓,跨上永久牌自行車
沿著新華西路
沿著始興南路
沿著修文東路
沿著
漳州的大街小巷
把漳州空了一遍
口中哼著憂傷的歌,心中裝著
青春的迷惘
把漳州空了一遍
什么時候我的自行車才能踩出漳州
什么時候我才能踩出漳州?
 
2018-6-3,北京。
 
空:閩南語,大約等于逛但有一種茫然的意味。
 
《飲茶:白芽奇蘭》
 
在白芽奇蘭慢慢舒展的葉片中
水找到了自己的熱度,自己的知音
 
一枚香氣順著你的視線攀升
香氣活著,香氣單純地活著,有信心地活著
 
你飲下白芽奇蘭
便飲下水的熱度,飲下香氣輕盈的生命,你飲下
白芽奇蘭,便把一座山的綠意,轉移到你的肺腑
 
你就雙腳行進在一座山的綠意中
呼吸間都是,我故鄉閩南語腔調的香味
 
漳州平和,白芽奇蘭的家。此地
由王陽明命名,此地從無到有,從弱到強
 
正像白芽奇蘭。
 
2018-6-3,北京。
 
《芳華北路》
 
一株木棉樹
立在芳華北路。腰身粗壯的木棉樹
已長到三層樓高了
我要跟木棉樹一樣高
就得爬上三層樓
事實是我經常爬上三層樓
跟木棉樹比高
那時我在芳華北路
那時我在區文化館
芳華北路薌城區文化館
如果你曾寫信給我在1990年代
如果你曾像我一樣寫詩在1990年代
你就會記得芳華北路
記得從薌城區文化館飛向全國各地的
安琪的詩作
記得那個苦悶的姑娘
日日對著木棉樹發呆
木棉呀木棉
你這么壯碩這么美
卻只能呆在這個地方,芳華北路
木棉呀木棉
我沒你壯碩沒你美
卻很想離開這個地方,芳華北路。
 
2018-6-3,北京。
 
《云水古道》
 
離天黑還早
鵝卵石們盡可以埋頭苦走
從廈門島
從漳州城
有一條古道在等著它們
離天黑還早,鵝卵石們被普及生命意識
做一條古道而不是
溪流中必將消失的某物死在流水
溫柔的撫摸中
做一條古道護送夢想走向夢想
實現地,迎接夢想回到夢想
出生地。做一條古道
讓云走
讓水走
做一條古道讓熱愛長教的詩
與歌走:一條敞開的后現代古道
你可以來
也可以走。
 
2018-6-10,云水謠
 
《夜進云水謠》
 
車燈中的黑夜
黑夜中等著我們的云水謠
 
車燈中的雨,翻著筋斗
車燈中的雨的聲音,噼哩啪啦,在鼓掌
 
雨中的大水蛾為車燈所吸引
亮著小身子探頭探腦在我們面前。我們
 
在播放閩南語歌曲的奔馳車里久別重逢
云水謠召喚我們,從臺北,從德州,從北京
 
來到雨中的漳州,看見被車燈推開的黑夜
黑夜中的道路轉彎又轉彎,到南靖去,到
 
云水謠去!古榕樹成群的村落,在雨中
在黑夜中,在瘋了一般野蠻生長的茅草中
 
等你,等你一下車就跨進它的泥濘,雨,亮閃閃
像頑皮孩子的笑,在云水謠雨是主人,云是主人
 
水是主人。未經篡改的青石板路、泥土路,是主人
和貴樓思德樓翠美樓懷遠樓德風樓葆國樓,是主人
 
夜進云水謠
我成為被這千年古鎮擁抱的短暫的客人,你亦是。
 
2018-6-12,北京。
 
《回鄉的方式》
 
我以為
綠皮火車已淘汰了,該桔皮紅皮了
可它停在那里,頑固地等我,要把我
運回老家
 
2018年9月30日,北京西站
一輛綠皮火車,從2002年12月11日開來
頑固地停在那里,要把那個走出它體內的我
運回老家
 
2018-10-6,北京
 
《福建》
 
年輕時我想脫去的故鄉
我極力想脫去的故鄉,如今還在我身上
并已咬住了我的骨血
我和它曾有的緊張關系
我和它的恩怨,都已被
時間葬送。我悲喜交加
寫下:
沒有更好的故鄉生下我
沒有更好的故鄉哺育我
也許有
但我已命定屬于你
我的第一聲啼哭屬于你
我的第一次歡笑屬于你
我踩出的第一個腳印、寫出的第一個漢字
屬于你
我愛上的第一個人
我愛上的最后一個人,都屬于你。
 
2018-10-7,北京
 
《離鄉之夜:失眠》
——給陳唱
 
不斷起身
躺下,起身,躺下
看見你瘦削的臉頰
安恬的睡姿
姑娘
一夜之間你就從5歲長到
21歲
你是怎么長的我不知道
我錯過了你的羞澀
你的眼淚
我錯過了你的歡欣
你的聲樂比賽第一名
我錯過了母親的身份雖然我有一個
全漳州
最懂事美麗的女兒。
 
2018-10-8,北京
 
《五福禪寺》
 
墻上密密麻麻的照片
密密麻麻的亡魂,我已經找不到你
奶奶、父親,以及你們所代表的,老黃家
我已經找不到你
外公、外婆,以及你們所代表的,老江家
我只是對著這一面墻
對著這一面墻上密密麻麻的照片
密密麻麻的亡魂
默念著你們
默念著我,我是你們的長孫女
老黃家的長孫女
老江家的長孫女
今天站在你們面前,縱使我找不到你們
你們也一定
一眼就能看到我!
 
我在你們面前上香
香火裊娜,代替我到達天庭
我相信你們一定在白云居住的天庭而非
蟻群居住的地下
老黃家祖宗
老江家祖宗
今天我帶來了虔誠,帶來了追懷
帶來了紙錢
帶來了祈禱,祖宗在上
請護佑您的子孫們在塵世,健康
平安,事業有成
 
龍海。石碼。五福禪寺。
又有一個家族把他們的哀思寄托到此
人生如寄
墻上墻下。
 
2019-5-21,北京
 
作者:安琪
來源:安琪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557e20102yzha.html
 
彩经网杀号定胆双色球